松花江新闻网

解放军31岁边防连长牺牲 曾率两人战退狼群

时间:10-29/2020 11:58 | 点击次数:

原文配图:杜宏在雪地中匍匐前进,带领官兵开展实战化训练。

杜宏在雪地中匍匐前进,带领官兵开展实战化训练。

  血样忠诚,诉与国人说……

  ——追忆内蒙古军区边防某团一连连长、革命烈士杜宏

  元宵佳节刚过,年味仍浓。我们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缅怀一位早逝的烈士英灵,一位用英勇和热血守卫祖国北疆的边防连长,一位用忠诚和果敢铸就边防灵魂的普通一兵。是祭奠,也是寻找;是缅怀,也是激励。谨以此文,让我们在悲痛中感动,在英雄的故地砥砺前行。

  你们战天斗地、爬冰卧雪,戍守边关,确实很不容易,体现了边防军人的报国情怀和奉献精神。有你们站岗放哨,全国人民都觉得很踏实,可以集中精力把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搞上去。我为英雄的戍边官兵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  【开篇】

  这是一片极寒之地,这里有一群热血的兵。

  这里是内蒙古军区八千里边防线的一段,地处祖国辽阔版图的雄鸡之冠、额尔古纳界河南岸。

  这里有一群铁打的汉子守卫着铁打的营盘,他们个个铁血柔肠,侠肝义胆。

  这里有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,叫伊木河。

  可叹的是,绝大多数人却是因为一位英雄的逝去,才得以知晓和关注这个如今满怀哀婉的地名。

  2015年深冬,即至新年。

  12月30日下午,内蒙古军区边防某团一连连长杜宏在前往哨所突击检查途中,因天气严寒,雪大路滑,山路陡峭,不幸从26米高的陡坡上滑落,经抢救无效,壮烈牺牲。

  念去去,千里界河,暮霭沉沉北天阔。

  此后数日,寒星冷月,涕泗边关,松涛呜咽,苍鹰哀旋。

  于战士而言,他们失去的是如父如兄的家长;于连队而言,他们失去的是爱兵如子的主官;于这片深情的土地而言,这里耸立了一座新的丰碑!

  13年军旅生涯,11年坚守戍边一线,历经下连、带班、提干、任职,年仅31岁的生命与边关生则相依,死亦不离。

  此后数年,雪域孤岛,泣泪河岸,长歌当哭,恸容国土。

  杜宏走了,带着那么多未竟的心愿和惦念;杜宏还在,带着他“用鲜血与生命誓死捍卫祖国每一寸领土”的誓言,在他此生最依恋的这片土地上长眠。

  哨所、营房,菜棚、马厩,训练场、锅炉房,界河岸、悬崖旁……这里的每一方角落,每一座岛屿,每一片森林与土地,他都曾无数次用忠诚的军魂丈量。

  伊木河虽小,却早已成为他心头的牵挂。伊木河虽远,却成了他永生的第二故乡。

  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斯人已逝,未酬的壮志,会由更多秉承杜宏精神的戍边官兵来完成。

  【爱兵】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

  “我的兵,当然我去接!”

  北疆,边陲,127号界碑,伊木河。大兴安岭原始森林深处,中俄界河岸边。百余公里边防线,百余公里无人烟。

  伊木河的两大特点,一是冷,二是静。

 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去承受零下57摄氏度的严寒,那是一种超乎任何想象的冷;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去抵御深入骨髓的孤寂,那是一种森然凄凉的安静。

  九月飞雪,十月封山。转年四月,河道冰层开裂,陆上冰包未融,此时的伊木河,进出两难,与世隔绝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雪域孤岛”。即便每年仅有的80天无霜期,通往团部的陆路也被山间清溪冲刷出条条沟壑,崎岖难行。

  但是,伊木河有个边防一连,一连有一个叫杜宏的连长。

  班长张利是伊木河的老兵,与杜宏连长朝夕相处了整整10年。用他的话说,比和自己父母相处的时间还长。16岁入伍,正值青春期叛逆期性格转型期,所幸,他遇见的人生导师是杜宏。

  过往的点点滴滴,张利都已刻进了心里。

  他忘不了刚到连队不久,是杜宏每天陪着自己一起训练、一起执勤,给自己讲解人生道理,指引前进方向。有一次,他到上铺就寝,不慎摔伤,臀部被划出很长一条伤口,行动受阻,只能进流食。是杜宏每日背着他去如厕,再把他背回来。那个坚实的后背就像一座雄伟的山,伏在上面,便有了厚重的安全感。

  他也忘不了,那年春节他特别想家,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。是还在当班长的杜宏为他煮了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,并且笑着对他说:“臭小子,吃完了跟我睡吧!”那个除夕夜,杜宏的臂膀就像一处平静的港湾,停靠下来,慢慢便不再想家,不再哭泣。

  终于,当年那个“臭小子”在杜宏的呵护引导下长成了男子汉,成了连队的“顶梁柱”。

  当兵的第五个年头,张利第一次休假回家。父母惊异于他的巨大转变,一切的行为举止都与从前判若两人。这些成长与进步,当然都要归功于杜宏的言传身教。

  张利说,连长不仅仅是自己也是全连战士们的标杆和榜样。看他做的每一个训练动作都是那样规范,简直是一种享受,丝毫不会考虑到学习这样的动作会有多苦多累,只是一心想做得像他一样好。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,日积月累下去,自然整个人都会顺应改变。

  战士余德强文化程度不高,但刻苦好学,一心想考上军校改变命运。杜宏知道后,帮他向团里推荐,陪他复习,给他鼓励。2013年4月,余德强在顺利通过网上预答,即将赶去参加军分区预选考试的时候,却遇到当地气温异常升高,界河冰道与出山的陆路都不能正常出行。眼见着余德强的考学希望可能会破灭,杜宏也特别着急,他请示团部派车前来接应,召集连队骨干制定了详细的计划,一定要把余德强送出大山。

  于是,在送战士出山求学的路上,上演了一场全连官兵都忘不了的接力赛。

  胆大心细的杜宏带了几名战士,准备好两天的干粮,备齐冰锨、铁镐、油锯、钢丝绳等工具出发了。

  阻断道路的罪魁祸首是横亘在山路中间的巨大冰包。大兴安岭山间有众多暖泉,泉水终年外溢,经路下泻,遇寒结冰,层层叠加,越积越大。冰包大者,高三四米,长逾千米,将路堵死,无法通行。从伊木河到团部的路上,大大小小的冰包四五十个。杜宏和战友们出发仅6.5公里,第一个冰包就出现了,到48公里处,则可算是一场严峻的考验。杜宏与战友们先用油锯切出两道车辙,再用冰锨撬出冰印,最后再用铁镐刨出两条平坦的浅沟,供车辆通过。200米长的冰路,倾斜45度,军车亦步亦趋,稍有不慎,便会滑下山崖。而到78公里处,那个长达一千多米的巨大冰包已经无法再乘车翻越。于是,杜宏带上余德强,扛起他的行囊,在冰面上连走带爬了两个多小时才涉险过关。

  就这样,从早上六点半出发,直到下午四点,杜宏终于把余德强送出了大山,与团部的车会合,顺利完成交接。

热门排行